您当前位置:首页 > 质检故事

从北京到福州,忆国抽十年路

2009-07-09 22:00来源:质量技术部 陈秀琼阅读次数:1496

        北京-福州两个我们大家很熟悉的地名,它们是两个国家塑料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所在地,一个在北京常称北京中心,一个在福州常称福州中心。北京中心隶属于原轻工部,是一个具有深远影响力的中心,而福州中心成立于1988年,在当时是一个无名小辈。回想起早年国抽工作的艰辛、路途的劳累,现在还能感觉到苦难的滋味。记得1989年我第一次参加国抽是到广州玉兰墙纸厂抽PVC壁纸样品,广州玉兰墙纸厂是一家国家二级大型企业,产品获得部优称号,还是PVC壁纸国家标准起草单位,以前他们都是与北京中心来往,关系比较密切,见到我们第一句话就问:“北京来的”?当我回答:“福州来的”!厂方人员满脸疑惑地问:“没听说,有什么事 ?”我回答:“来进行壁纸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听说福州来抽查壁纸,厂方人员爱理不理地告诉我们:“下了山,路口就有车去广州”,说完就不见人影。为了完成抽查任务我们只好去找厂质管部门、找厂领导,向他们反复说明、解释、宣传,让厂方了解我们,加深他们对福州中心的印象,说了好半天才完成抽样工作。在下山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在今后的国抽工作中,一定要多走一些厂家,向企业多做宣传工作,扩大福州中心的影响面,为福州中心树立好形象自己多吃一点苦多跑一点路也是值得。90年我在江西抽农地膜,企业听说福州来的,不请我们吃饭说是国务院有规定,企业不能请客吃饭,企业人员不能陪吃,还要拿国务院19号文给我们看。我告诉他们,我们是为产品质量国家抽查工作而来,吃不吃饭没关系不会影响我们的工作,只要有规定,别说是国务院的规定,就是厂里的规定,我们也会严格遵守规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企业人员看到我们态度很诚恳,工作很认真严谨,觉得我们可信任,很高兴地说:“陈工,欢迎你们来抽样”。后来还邀请我们到厂职工食堂吃饭。90年代初期,没有便捷畅通的高速公路,没有豪华舒适的大巴,在国抽路上行走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记得91年我到河北抽管材,中途上火车从石家庄去唐山,车上人员拥挤,大包小包行李堆满过道,人都无法站立,从上车一路站到终点,下车时脚都站不稳差点要摔倒。94年到湖南抽管材,从邵阳坐汽车去衡阳,当时正直春运高峰期,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非常的多,加上邵阳到衡阳这条路在修高速,路还没修好工地放假过春节,路边到处堆放着未用完的沙石,给过往的车辆形成障碍、造成堵塞,过往的车辆排成长龙,我们坐的班车跟在长龙后走走停停车速不及自行车,120公里地原本只有4小时的车程,但是那天我们整整坐了12小时,坐在老式破旧的车里不能动弹又冷又饿真难受,第二天醒来全身酸痛,呼吸时连胸部的肋骨都会疼。赶路赶时间这是国抽工作遇到的又一困难元素,往往错过一班车就要耽搁一天的时间,影响工作效率增加支出,因此每次国抽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坐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生病也不例外。记得有一年盛夏在上海抽管材,半夜时分我们同行两人先后出现食物中毒现象,先胃痛肚子痛,后又吐又泻,肚子痛的连腰都直不起来,吃药不管用只好半夜去医院看急诊。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想到生病的痛苦,心里一直想明天回福州休息,等病好后再来,又一想工作做了一半回去再来仅路途就要花四五天,国抽任务时间这么紧会受影响,为了不影响工作,我们只能互相鼓励要坚持、要克服困难,病未痊愈我们就坚持赶往南通。有一次在广西梧州抽管材,为了当天能从平南赶回梧州,我们早上天还没亮就起床赶早班车,到平南抽完样已过中午,企业领导很客气要请我们吃午饭,可惜饭还没做好,我们来不及吃上一口就要赶下午的班车回梧州,企业的人员见此情形都说我们工作很认真很辛苦。正是因为我们在福州中心成立初期的十年里一直坚持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不怕困难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为福州中心的发展打下扎实的基础树立了良好的社会形象,受到众多企业的信任和好评,被许许多多塑料制品生产厂家认同和接受,很快取代了北京中心在全国的作用力和影响力,到了99年我去抽样时,再也没有人会问北京来的,都知道是福州来的,福州中心的陈工来了。

标签:
分享到:

行业相关链接